CentOS7安装Headless Chrome

目前有需求在CentOS7上安装Headless Chrome,经过搜索,发现有两种方法可行,记录如下 使用Chromeium 1.安装Chromeium sudo yum install -y epel-release yum install -y chromium 2.下载对应版本的webdriver,修改权限 chmod 777 chromedriver...

more


使用kafka-manager遇到的坑

最近由于项目上有需求需要使用kafka,先翻了kafka的一些基础知识,然后自己搭了一个kafka单机环境,简单操作了kafka的读写。有了一些基本认识之后,想具体看看kafka内部对于消息的存储和处理,于是想看看有不有图形化客户端工具,谷歌之后,发现大多数网友都推荐的kafka-manager,于是我就按照这篇文章来配置了kafka-manager,但是中途还是遇到了几个问题...

more


闲话git reset和git revert

在最近一次面试中,面试官问到了如何删除git中某次指定的提交,由于自己之前都没这个问题的使用场景,有时候发现commit信息有误后也是直接使用--amend参数进行纠正的,所以当时对这个问题回答得并不好。今天查了一些资料,也算对此有了一些认识。 先说说git revert,因为我觉得它比较好讲清楚。git...

more


对Python函数传参的一些思考

今天看到这样一个问题: Python 的函数是怎么传递参数的,有了一些兴趣,因为以前都是直接信的一个流传度较广的说法 对于不可变对象作为函数参数,相当于C系语言的值传递; 对于可变对象作为函数参数,相当于C系语言的引用传递。 那么事实上真是如此吗?我们来看几个例子。 首先我们来看看第一个说法,这里我实验环境是Python3.6。...

more


grafana使用中遇到的一些坑

prometheus+grafana的系统监控方式用起来很不错,最近开始使用它来监控haipproxy和weibospider。由于网上相关的中文资料比较少,所以在使用它们的时候还是遇到很多坑。这篇文章主要提一下自己遇到的几个小坑。 1.如何显示对人类友好的时间?...

more